(以下は、負の過去として学修的な見地から記録用とする。中国語版で原文のまま掲載し、エセ洪門組織を告発し、真実を提示したターロウの切なる文書集である。)


理智足以明辯是非 強辯只是最後的哀 劉耀基


叛變一文中提到:『以前的打手(他自稱是馬前卒被利用,後悔不已)指出都是那些領了字號出去開山的山主(曾幾何時在8581日田雲龍開長崙山、陳新戶開玄武山、黃則文開長傳山、王忠廉開長忠山…)

為什麼叛變的是這些人?這些人當年為劉沛勛為南華山付出多少血汗,大家都還知道得一清二楚!今天他們也都到耆耆之年了,竟然把他們打成黑五類,老天還有眼嗎!自己不檢討,只會指責別人辜負你,可悲啊!


任何機關單位的領導人,都要有受公評的雅量,也必須受公評監督,凡事帳目清楚,公平正義,凡事有據,自己不違法犯紀,不把『洪門』公器拿來吃洪門飯,如果你做到了,旁人要如何毀謗你呢?昆仲如何會捨得離開你?


利用昆仲的忠義豪情,自己把洪門忠義擺一邊,利用『洪門』名義收利放自己口袋不怕人議也要怕五祖懲罰,更要擔心天譴啊!

理智足以明辯是非!情緒只會增加誤會!這是我1114日回信給南華山魏、陳兩位副山主的內容之一:『我們壹沒傷害南華也沒傷害洪門!只希望兩方文件同時攤在陽光下,就請昆仲當裁判如何,這夠誠意夠慎重了吧,我們更不希望南華人出去變笑話..如果這樣的決定,你們的正主兒還不敢同意.那你說誰真假?


但至今仍無任何消息回答我呢!是沒證據空口說白話呢?還是不敢?


我一生講忠講義,洪門是我品牌,昆仲都是至愛,我只剷除壞我洪門聲譽的人,不能讓一粒老鼠屎,壞了洪門這鼎粥。


我也是個很怕捱告的人耶!但證據齊全之下,為了維護『洪門』本應有的聲譽,我準備好捱告,肯定要用法院的判決,證明被我揭發的惡人所作的惡事!